温WEN

Artisian Stories

- 匠人故事 -

16 陶艺家 | 丸田巧

我爱这个盐釉独特的颜色和质感。希望在人们的生活中能更多地使用盐釉的器皿。

s_1IMG_5984

日本各地都有各种各样的陶瓷器。位于福冈县WUKIHA市的一之濑烧也是其中之一。这个名字虽然不太有名,但历史悠久,被认为是在大约400年前的丰臣秀吉时代,来自朝鲜的陶工们开设的。近代,作为久留米藩的御用窑生产了李朝窑的作调纹陶器,但在明治维新后成了废窑,到了1959年再度复兴。其中一位为此尽力的人是丸田窑的丸田泰义。他是现在的主人丸田巧的父亲。

s_2IMG_6581

泰义先生,在佐贺有田的窑元聚落黑牟田制作陶瓷器时,接受了复兴一之濑烧的委托,并于1950年代在这里实现了复兴。黑牟田历史悠久,汲取了从有田烧前就有的唐津烧的潮流,所以泰义当初是以古唐津的特色来制作传统的陶瓷器。但是,据说不久后就开始致力于盐釉的技术。说到一之濑烧,现在虽然有6家窑元,但因为各自制作出了有着自己独特个性的作品,所以其实并不太有一看就是一之濑烧的特征。其中,因具有盐釉独特风格的器皿而大放异彩的是丸田窑。

s_3IMG_5983 s_4IMG_5982 s_5IMG_5985

盐釉始于13世纪的德国莱茵河流域,是用盐代替釉药烧制的技术。1950年代以民艺运动而闻名的滨田庄司在欧洲游历期间得知了这一技法,并把它带入了日本,之后在滨田的据点益子流行了一段时间。

「父亲在黑牟田的时候,滨田庄司先生曾经来访。所以有了交流。看到滨田先生,伯纳德利奇等在益子使用盐釉的父亲,为了追求不拘泥于唐津传统的独特作风,在这片土地上开始了盐釉,而我也继承了这种做法」

s_6

把素烧容器堆放在窑里,然后在烧制过程中从窑外加几次盐,盐分在高温中反应变成了硅酸。之后变成了蒸汽,在容器的表面形成了玻璃状的釉,产生了特有的美丽的光泽和斑纹的渐变色,这是盐釉的特征。但是,丸田先生表示,因为盐釉的工序复杂,成本高,所以现在使用这个技术的陶艺家很少。窑炉烧制一开始是用柴火烧,从第二天开始换成燃烧器,在整整2天内,一边使温度上升到1250度,一边一点一点地加入盐。烧制需要花费3天时间。加盐的时机需要根据天气和湿度进行调整。另外,根据放入窑中的作品的排列和盐分分布的情况,颜色等也会变化,窑内的釉垂下来,也经常附着在作品上,或是作品和搁板融合在了一起。即使完成了让人满意的作品,也会在把作品从与之融合的搁板上取下来的时候被破坏。

s_7 s_8--

另外,通常的窑在每年烧制2次的情况下可以使用50年左右,但是使用盐的盐釉受损也比较快,所以需要专用的窑,必须每10年重新制作1次炉子。丸田先生自己也已经4次对窑进行整体重建。丸田先生说「真的很麻烦。因为很费事,所以价格也不得不贵一点。所以做的人很少」。他表示,尽管如此还是要用盐釉是因为喜欢它独特的颜色和质感。

s_9IMG_6485 s_8

丸田窑中尤其受欢迎的是用钴烧制的蓝色盐釉器皿。特别是手工一个一个印制花纹印的容器,吸引了很多人。这是陶器采用的技术“三岛”,是李朝时代从朝鲜半岛传到日本的。

「三岛的装饰方法有很多,但是连续印制花纹印的技法被称为印花。这个印章是父亲在黑牟田制作陶瓷器的时候开始使用的。也因为是随着唐津烧的潮流而从朝鲜带入日本的,所以印本身也都是陶器。我觉得还持有以前的印的人,现在也很少了」

s_Collage_Fotor s_11 s_12

原本的三岛很多采用在按了印后的凹陷部分埋入化妆土的镶嵌手法,但是花纹原封不动地立体浮现这一点,体现了丸田先生的器皿的个性。拿在手上时肌肤感受到的花纹,会让人体会到独特的温暖。

s_13

从小就看着父亲的工作,在初中的时候为观光客示范如何使用轱辘的丸田先生,选择了九州产业大学的工艺课程,毫不犹豫地走上了制作陶器的道路。从正式开始的22岁至今已有约40年。打造了使用唐津土的简单造型和“一看这个颜色和花样就是丸田窑”的风格。但是,现在也在继续进行新的挑战,使用的盐包括日本产的和德国产的,根据包括量在内的当时的情况尝试着各种各样的盐。另外,在涂抹钴时也会产生变化,从而改变完成的渐变色的呈现情况等。为了寻求丸田先生的盐釉器皿而远道而来的人也很多。

s_14 s_15 s_16

「大约15年前我在欧洲进行过一场轱辘制法的演示,当时我去看了作为发祥地的德国的盐釉。说起德国,麦森的瓷器是受到有田烧的影响而发展起来的,但是盐釉的器皿在那之前就有,以前有盛放白兰地的容器和啤酒杯等。现在制作盐釉容器的地方在德国也不多了,但是从法兰克福向北开车约一个小时左右的地方有只做盐釉容器的村子。但是,主要是制作用于观赏植物的大盆等,日常使用的东西几乎没有。我也很喜欢制作美术工艺作品,但是也希望在人们的生活中能更多地使用盐釉容器」

s_19 s_17 002 003 004 006

丸田先生表示,他几乎是自己一个人完成制作粘土、轱辘成形、窑炉烧制的作业。现在,没有继承制作盐釉和三岛印花图案器皿的技术的后继者。该如何让这种美丽的器皿流传至后世,我一边想着这个问题一边拿起可以一手握住的小花瓶。真心希望更多人使用这个器皿。

s_20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