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WEN

Artisian Stories

- 匠人故事 -

14 玻璃作家 | 荒川尚也

人在无意识中总是在追求光明。所以,虽然容易损坏,却不会停止使用玻璃器皿。

 

s_1.IMG_5709

看上去像水,看上去也像冰。拿在手里,也会觉得它透明的轮廓就像是美丽的光本身。虽然是硬质的东西,但是荒川尚也先生制作的玻璃器物,有着像是能触碰水、光、空气、波等轻飘飘的柔软的摇曳的感觉。我想这种超越视觉的独特的存在感,是很多人受其作品吸引的原因所在。

s_2.IMG_6228

荒川先生的工房“晴耕社”在京都丹波的深山里,处于被绿色包围的自然环境中。走进陈列了日常生活中可以使用的简单的玻璃作品的工房内的一个房间时,那些器物映照着周围的风景和光,看上去更加美丽地摇曳着。看着那样的景象,可以重新体会到手工制作的玻璃器物所具有的丰富的表情,与工厂用机械生产的玻璃制品有着明显的不同。

s_3.IMG_6253 s_4.IMG_6221 s_5.IMG_6230

玻璃的历史悠久,现在确认在公元前5000年左右就已经存在。公元前1世纪时,在埃及发明了手工吹制玻璃器物的制作方法,于是开始出现很多玻璃制的日用品。这种技术经由罗马帝国,不仅传到了欧洲,还传到了波斯、中国等,也流传下来了很多古代的名作。此后,在13世纪的意大利,诞生了威尼斯玻璃,在20世纪初的新艺术运动时期出现了埃米尔·加莱等玻璃工艺作家。但是,虽然有着这样悠久的历史,与陶瓷器和漆器等相比,在日本的工艺中玻璃的地位并不高。那是因为,相比从中国和朝鲜传入的陶瓷器伴随茶道和饮食文化在日本走向成熟,在玻璃技术传入日本之前,其工业产品已经在世界上普及了。也就是说,玻璃文化没有在日本独特的审美意识下走向成熟的机会。荒川先生说,正因为如此,即便是现在,无论是制作者还是使用者,对玻璃制品的想法都比较肤浅。

s_6.2018-04-16 下午6.17.01

「明治维新后,啤酒瓶、温度计、窗户玻璃等各种各样的玻璃制品得到了普及,也出现过玻璃手工业的繁荣时期。但是,那只是较短的时期,之后很快就工业化了。一方面,出现了为了西洋式派对等的需求生产欧洲风格的国产玻璃制品的水晶玻璃公司,另一方面,手工制作鱼缸等的商业街里的工厂不断减少。虽然现在也还在用江户切子等的切割技术,但是手工制作的玻璃器物的种子没有深深扎根在日本。所以对玻璃器具的认识,与陶瓷器和漆器等不同。连在高级日式酒家等,很多情况下,即便使用相当高级的陶器和漆器,盛水和啤酒等的玻璃杯子也是通过机械大量生产的东西」

s_7.IMG_6246

那么,在这种状况下,荒川先生进入玻璃的世界的契机是什么呢?据说荒川先生年轻的时候,在北海道大学专攻土木,他的目标是成为一名工程师。但是,当时因为大规模的公共事业等出现了湖泊等被填埋等的情况,那是一个因为高度经济成长而开始出现社会矛盾的时代。因此,他开始摸索别的道路。

「我开始想做不是在土木这个大的组织下工作,而是自己个人去做一些可以与社会相连接的事。当时,土木工程和建筑以外,最喜欢的是手工艺。喜欢的陶瓷器也很多。然后,在某个时候突然注意到,我没有喜欢的玻璃器物。例如,喜欢的陶瓷器有织部和备前,却没有喜欢的与之相当的玻璃器物。仔细想想的话,2000年前就有人手工制作玻璃器具了,为什么像日本的各种陶瓷那样的风味的玻璃器具那么少呢?因此,我当时就想玻璃也有很大的可能性」

s_8.Collage_Fotor3

据说当时,日本的玻璃有两个大的流派。一个是与1950年代后半期在美国发生的玻璃工作室运动谱系的流派。玻璃工作室运动,是把玻璃作为艺术的素材使用,作家在自己的工作室建窑制作玻璃作品的运动,在波普艺术领域,玻璃作家开始登场,这也影响了日本。随着市场的扩大,为提供其道具和素材的商业也成形了,据说在日本的泡沫经济时期,在大量购买了土地和画作等后,也出现了着眼于玻璃作品的人群。另一方面,也有在民间手艺这个范畴保护手工艺的作家,即仓敷玻璃的小谷真三和广岛的舩木倭帆,以及冲绳的手工吹制玻璃等。

「在我看来,当时的玻璃的单纯明快的颜色与肌肤不匹配。之后,我在札幌发现了大正时代出生的工匠制作鱼缸等的工厂。于时,强行拜托对方让我加入,就这样从制作鱼缸开始的」

s_9.IMG_5721

在那里,使用源自明治时代的吹制玻璃技术,经由工匠的手和气息,制作鱼缸、餐具、容器、灯、尿壶等一切实用的玻璃制品。现在这些几乎都是机械生产和塑料制品了。但是荒川先生作为玻璃作家的足迹,是从这个栩栩如生地体现着工匠的技巧的北海道的商业街工厂开始的。

「我当时也向往体力劳动。在北海道乘坐夜间火车时,看到在做养铁路工人们的身影,也觉得美得令我感动。所以,虽然玻璃制作的现场很辛苦,但是也怀着挑战的心情。如果这是音乐,那就是有着不是演奏者无法表现的东西。如果在玻璃的道路上把自己的感情直接表达出来,那会如何?也有着这样的好奇心。所以在连做什么都不知道的时期,虽然只能分工制作鱼缸的一部分而已,却非常的高兴。

吹制玻璃时使用的一千几百度下熔化的玻璃是像水一样的液体。在使该液体成形为玻璃时,吹制的人的动作决定了玻璃的形态。所以,即便是相同的形状,也会因为吹制的人的不同而呈现不同的表情。而且,即使是同一个人吹制的,也时常会有表情的变化,没有一个是一样的东西。金鱼缸是圆形、口部外翻的吧。我和师兄做的外翻方式是不一样的,连接玻璃时的仅仅2秒钟内会发生变化。我觉得这很有趣,也实际感受到了把自己当时的心情可以印入玻璃器具的感觉。就像朝鲜的陶器可以写成一本书一样,其实光是鱼缸就可以写一本书。因此,我想应该在美术、工艺的世界去更好地制作玻璃作品」

s_10.Collage_Fotor7

在那个工厂学习了3年自己建窑也自己配置材料的所谓老式玻璃厂的工作,之后,荒川先生自己独立,在京都的深山里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荒川先生本来就是京都人,有一处荒川先生的父亲以前当成别墅使用的废屋,就先把那里当成了据点。很长时间没有人用过那个房子,屋里有牛舍,厕所在屋外。屋顶是茅草,门是木门。据说是,一边自己翻新这样的一个乡村房屋,一边开始了玻璃制作。

「那时候,大家都说在个人工房,从砂开始制作玻璃制品是行不通的。如果是大的工厂,晚上有熔化玻璃的人,早上有工匠进行吹制,从而完成整个工作。但是一个人无法这么做。所以,仔细研究了北海道的工厂的社长给我的技术方面的书、基础性的火、炉子的设计,自己制作了可以在小规模但低燃料费的情况下可以维持高温的原创的窑。然后,从熔化原料砂开始了工作。

现在,日本的很多玻璃制作者无法自己控制素材。大部分是从一家材料店选好几种材料的混合物。熔化玻璃和原料方面由各自的专家完成,工匠只负责吹制,这样的地方也很多。透明的玻璃是画布,把重点放在在那上面描绘什么。不过,原本玻璃就不仅仅是吹制的技术,如何处理素材,持有什么样的窑,这些硬件方面的知识也是很重要的。这跟陶艺家斟酌土、在釉上下功夫、也自己建窑是一样的。能做到这些的才是真正的玻璃厂」

s_11.Collage_Fotor s_11-2 2018-04-16 下午6.20.28

最初用的原料砂是澳大利亚的硅砂,之后尝试了各种各样砂,但现在作为基础使用的是硅石的纯度高的砂。关于素材的探索至今仍在继续。

「因为是一个人,规模很小,所以不能做复杂的东西。正因为如此,我觉得素材很重要。即使同样是米,不同地方产的米味道也不同。自己种田培育的米蕴含了不一样的东西。就像水也有各种各样的味道,即使是无色透明的玻璃也能发挥出个性。我到时想做到这样在日本就会有市场。荞麦面店、豆腐店之类的,也有菜单不多,只以笊篱和清汤招揽顾客的店。

虽然不知道这样能不能跟妻子两个人以此为生,但是我想试试看。不考虑复杂的事,只是播种,看能进展到哪一步。世人会回应自己吗?自己能不腻烦地做到什么程度。但是,认为我的玻璃作品比机械制作的东西美的人,发现与买酒就免费赠送的杯子和百货商店里卖的那种玻璃制品不同的人,我想这样的人应该是存在的」

s_12.DSC03683

那是距今30年前左右,还没有时髦的手工艺店的时候,他自己建窑1年左右后,感觉能一点点做出好的东西的时候,资金见底了。但是,正好那个时候,有个人在京都的一家古董店买了荒川先生制作的杯子,他把杯子给东京的画廊的老板看了,因此荒川先生的作品也进了那家画廊,之后开始一点点地变得畅销了。正如荒川先生所想的那样,想要手工制作的质量好的玻璃器物的人,还是不少的。

s_13.IMG_5711

在那个原本是废屋的工房里生活了14年后,荒川先生在1995年搬到了现在的工房。虽然不像以前那么深山,但也是在水是井水、晚上会出现鹿和野猪等的丰富的自然环境中诞生的玻璃作品,不仅在日本受欢迎,不久后也会吸引海外的人们。据说,最近特别是来自中国的咨询很多,在中国举办个展等的机会也在增加。

「最初想以玻璃器物为生时,考虑了餐具中的玻璃。在日本的日式餐具中,包含了很多中国和朝鲜半岛的文化。正如与西洋油画相对应的水墨画一样,我也有着在东方文化中追求玻璃器具的可能性的想法,所以制作了玻璃茶器和玻璃砚等。无色透明的吹制玻璃器具,也有着与书画、水墨画相近的部分。在无色的玻璃中也能感觉到颜色,与想在单色墨画里看到颜色的感觉相近」

s_14.IMG_6225 s_15.IMG_6153

确实,从无限接近水这一点来看,玻璃和水墨画很接近。在中国,也有人把玻璃擦伤的部分视为云和雾。另一方面,在荒川先生的玻璃中,也能感受到日本的朴素又安静的风情。在京都长大也有影响吗?另外,还询问了今后的方向性。

「我认为有京都的文化自然融入自己的部分。在寺庙的院子踢着石子玩过,在那种时候不经意地看着的是一棵松树之类的,松树的修剪方式中也包含着京都的文化,这类东西的节奏是自然地融入在身体中了吧。所以会想避开极端的对称之类的。同时,年轻的时候也有对京都的传统之类的东西的逆反心理,也有对欧洲的憧憬。我想这些各种各样的东西,都自然地融入了自己。

我的作品是以日常生活中使用的器物为基本的,但也有想经常发表新器物的想法,也希望大家能看到雕刻作品等各种各样的东西。我还制作使用废料的香炉和油灯等,还想制作谁也没见过的东西。举办展览会时会考虑当时的主题、会场的结构和照明等。从各种各样的角度去看玻璃的话,即使是一个杯子,对它的看法也会发生变化」

s_16.Collage_Fotor5

s_WechatIMG141

相比以土和石头为原料的陶瓷器,以及以树木和树液为原料的漆器等,玻璃给人的强烈印象是,它是与塑料、铝、不锈钢等一样的无机质的工业产品。但其实玻璃是以石头和矿物等天然材料为原料制成的,也不是通过大脑和视觉的设计,而是通过手工和“气息”这种生物最根源的行为制作出来的。根据呼吸方式的不同,可以让类似于月亮的圆缺和潮水的涨落那样的自然界的摇曳的节奏,在无机质的东西中静静地浮现出来。荒川先生说,这种摇曳本来就存在于人类的内部,它通过玻璃制品产生了共鸣,从而可以让使用者感觉到舒适。

「人早上起来会追求太阳的光芒,晚上会寻找月亮和星星。人在无意识中总是在追求光明。所以,虽然容易损坏,掉在地上就会马上碎掉,却不会停止使用玻璃器皿。在不同的位置看玻璃,会产生不同的看法。那个时候,会映入只有那个位置才有的光。其实不是玻璃漂亮,而是看到四周的光从而感觉到了漂亮。这种光的变化,也告诉我们时光流动的美」

在每天的生活中,人们想要美丽的光。所以人们爱玻璃。那是手工制作的玻璃。充满活力的窑场的动感和制作者的气息被吹入了玻璃。玻璃沐浴在只存在于那个位置,那个时候的光下,慢慢地照亮人的内心。

s_18.Collage_Fotor6 s_17.Collage_Fotor2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