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WEN

Artisian Stories

- 匠人故事 -

12 木匠 | 中川木工艺第三代 中川周士

像去健身房那样,去匠人的创作室。

像恢复身体健康那样,去找回失去的价值和心灵的富足。

 

1

以前说起木工艺,大家只认为那是令人回忆往昔、令人怀念的东西。而现在,特别是在欧美的设计界,被认为是新的、时尚的东西。中川木工艺的第三代继承人中川周士先生,是为这种价值观的巨大变化做出贡献的人之一。

出生于木桶匠人世家,其父是人间国宝的中川先生,历经曲折后通过运用木桶技术制作而成的香槟冷却器一跃成名是在2010年。之后,和拥有同样志向的京都老字号的继承人们一起开始GO ON组合的活动后,更是受到了海外设计界的关注,去年还入选了Loewe Craft Prize的决赛。现在,对于喜欢工艺的人来说,拥有中川先生的作品也成为了一种身份的象征。

春天的某一天,我们拜访了在滋賀县的中川先生的工房,首先问一下关于木桶香槟冷却器的事情。

「为了发挥木质本身的美,组装木材时不使用钉子的传统技术称为“指物”,我们家从祖父那一代开始一直制作木桶。过去在日本,无论哪个家庭都会有用来盛放烧好的米饭的饭甑子、用来洗衣服的盆、用来搬运水的水桶等,在日常生活的所有场景都使用手工制作的木桶。但是,由于铁和塑料的普及,在祖父那时有250多家木桶店的京都,现在只剩下几家店了。我一直认为,为了留下这个技术,需要创造新产品。然后经过两年的试制,完成了以前没有的、有着锐利轮廓的树叶型木桶。唐培里侬的最高负责人留意到了这个作品,于是它成为了唐培里侬公认的香槟冷却器。这成了木桶的技术受到很多人关注的契机」

2

高野槙和桧木是日本最有品格的木材,因其对水有很好的保温性,而一直被珍视为制作浴木桶的材料。采用高野槙和桧木的木桶式香槟冷却器很轻,适合瓶装冷却,也不容易结露。在日本这是订购后需要等几个月的人气商品。

 

被很多人称赞很美的中川先生的木桶香槟冷却器,看上去好像没有接缝,但是仔细看的话,会发现是由20片左右的木板拼接而成的。这种在相邻的部分搭配相同色调和花样的技术,只有熟练的匠人才能做到。另外,将原本是正圆形或小判形的木桶改成用着锐利边缘的椭圆形,需要工法上难度极大的技术,据说中川先生分别使用了200个功能各异的刨子,多次反复试制。随着生活方式的变化,对以前那种传统木桶的需求消失了,但是即使形式改变了,木桶的技术和哲学也需要继承下去。这个香槟冷却器正是这种想法的体现。

5

4

「我父亲是上一代继承人,他因为“柾合”技法在2001年被认定为木工艺的人间国宝。“柾合”采用了高级的技术,是一种拼合数百甚至数千的小木片,描绘出几何图案般美丽的纹样的木画技术。父亲的作品也被收藏在伦敦的V&A美术馆和京都的国立美术馆等。父亲原来也是制作木桶。不过,作为制作木桶的技术基础,探索了新的技术,并使它升华成了类似艺术作品的形式。我想在任何时代都需要这样的进化。我自己也展现了基于木桶的新形式」

6

中川先生的父亲、木工艺的人间国宝中川清司先生的作品。由小到令人吃惊的小木片拼合而成。

 

人们熟知的从香槟冷却器进一步发展而来的作品是使用神代杉的凳子。所谓神代杉,是一种在泥或者火山灰中掩埋了2000年以上的杉木。素材本身非常稀少。丹麦的设计师Thomas Lykke设计的这个凳子,对中川先生来说是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艺术家具作品,在欧美获得了很高的评价。也成为了伦敦的V&A美术馆和巴黎装饰美术馆的永久收藏品,尽管价格贵,但购买的人也不少。

「让我印象非常深刻的是,有一个美国人买了4个。他说“因为我们家没有家传宝物”,他对我说希望一起做4个,分别给三个孙子和自己。他希望大家都珍惜地使用那个凳子,再把它作为家传宝物继承代代相传几百年,我听了真的很高兴」

7

用蓝黑色的颜色独特的神代杉制作的昂贵的凳子。现在因为无法采购到材料,所以不接订单了。颜色浅的是用日本椹木制作的。

 

遗憾的是,因为现在无法采购到神代杉,所以神代杉的凳子已经不接订单了。不过,其实现在正在商讨与中国的千匠文化合作,用中国的神代木重新开始制作这个凳子的计划。中川先生说,如果能在中国用这种稀少的素材重新开始制作这个设计优良的木工家具,那真的是一件非常棒的事,他还谈到了他对中国的想法。

「我以前去上海的时候,曾经看过一些用很高的技术制作的古董木桶。据说那是明朝时代的木桶,但是现在已经没在制作了,听说制作技术也已经失传了。曾经有过那么高的技术,却没能继承下来,真的觉得很遗憾,当时我就想为了让它复活我是不是能做点什么。之所以这么想,是因为当时在一个网络媒体的采访中,20岁左右的撰稿人对日本的传统工艺有兴趣,非常热心地提出了各种各样的问题。那个孩子对于中国有很长的历史却没有继承传统很是遗憾。那已经是5年多前的事了,我一直都很在意这件事」

9

传统的饭甑子。虽然在一般家庭看不到了,但是在京都的料亭等现在也还经常使用。

 

中川先生在积极推进海与外设计师和品牌的合作的同时,也很重视自己去海外,通过自己的语言去传达。2011年后,他去了意大利的米兰国际家具展Milano Salone,巴黎的时尚家居装饰展MAISON&OBJET等,还有伦敦和纽约等,现在以2个月 1-2次的频率去海外,每次都有超出预想的反响,对日本的传统工艺品受到的高度评价感到惊讶的时候也很多。曾经在新婚旅行中去了巴黎和西班牙以来就再也没有更新过的护照,现在已经盖满是出入境的印章。

另一方面,为了看中川先生的作品而特意从海外来拜访工房的欧美设计师,和在海外的设计网站、Instagram等看了作品而提出想来实习的欧美年轻人也很多。

「谈论传统工艺的价值、何为丰富的机会增多了。我觉得现在资本主义的时代发生了变化,过去金钱是最大的价值,但现在人们开始摸索与此不同的价值观。要让人了解匠人的工作,让他们购买作品并使用是最好的方式,不过手工制作的产品产量也很少,所以也没法让很多人使用。但是,也可以通过谈论它并在媒体上登载等方式,同时传达给成千上万的人。很多人都说,这几十年的工业化中失去的手工制作的价值,会成为今后的时代的启示」

10

Loewe Craft Prize的决赛作品「Big Trays ofparquetry 」 /wood japanese cedar / 20 x 20 x 1 cm / 3pieces / 2015。

 

在资本主义遇到瓶颈的现在,认为需要传统工艺的人越来越多了吧。中川先生的工房,曾经有60名中国的大型智能手机品牌的干部级人物来视察过。他们听中川先生讲解了一个小时左右,也体验了如何削木材。听说参加的人都很热心,对中川先生的讲解也很感兴趣。在过去经济高速发展的时代,为了生产率和效率,分工化和专业化得到了不断的发展。中川先生说,不管从事什么行业,现在很多人认为是时候重新回到那个时代之前的时期了。

「以前农民在农闲时期自己做自己用的物品。我想重新审视这一点的时代将会到来吧。如果能体验到制作物品的喜悦,就会想要珍惜物品。记住了自己制作什么时的感觉,就会去珍惜其他人制作的物品。因此我现在自己开了一个每月一次的制作木桶的创作室。参加2-3次,就可以做出一个木桶。我希望像健身房的教练那样,向大家传达如何制作物品。这样想的契机,是工作室附近的部分农地被出租了,我在那里看到开着BMW从京都来的年轻、时尚的夫妇,拼命地种植番茄之类的。如果考虑时间和成本,在那里种植的番茄大概要一个1000日元左右,但是自己种植的东西绝对比在超市买的便宜的东西好吃。我就想到了在工艺上也这么去做」

11

12

13

14

就像为了身体健康而去健身房那样,为了找回失去的价值和心灵的富足而去匠人创作室。也许今后这样的人会越来越多。中川先生在向很多人传达手工制作的价值的同时,也再不断积累着作为手艺人的修为。继承自800年前的木桶,在这个时代成为了香槟冷却器、成为了艺术家具,进化成了冰桶、大水罐、玻璃瓶等。而今后一定还会有新的作品诞生。最后,是中川先生给中国朋友们的留言。

「日本传统工艺技术的大部分是从中国大陆经由朝鲜半岛传来的。不过,已经失传的也很多。我觉得通过中国和日本之间的工艺交流,能复活其中一两个就好了。工艺可以超越意识形态、宗教和政治等。我认为能在真正的意义上创造和平的是工艺。像以前通过丝绸之路频繁地进行文化交流的时候那样,我期待着今后新的工艺的来往会盛行起来」

17-

用于制作香槟冷却器的高野槙产于木曾,是树龄约200 ~ 300年的原木。先分解砍伐后甚至已经长达20年的原木,然后将其暴露在风雨中除去虫子,成为不会产生斑点的状态,然后再使用。

18

20

s_19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