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WEN

Artisian Stories

- 匠人故事 -

05 山形铁壶|长文堂第三代 长谷川光昭

“胎薄细腻、胎体优美”的茶壶,深受茶人和收藏家们的喜爱。

 

WEN-JRGS-CWTTH-1

山形县位于日本东北地方,面朝日本海,是一片深得自然恩宠的土地。称得上“日本百名山”的藏王、月山、鸟海、吾妻等秀丽山峦将它重重环抱;滋养着米泽、山形、新庄等盆地与庄内平原的“母川”最上川也悠悠然从这里流过。凭借着独特的地理优势,山形盛产美味的大米和多种水果,全日本百分之七十的红樱桃都出自这里。还有江户时代,多数传统工艺品在米泽藩名君上杉鹰山的藩政改革下得到了长足的发展,比较出名的有置赐紬(捻线绸)、山形佛龛等,而其中最早被指定为国家传统工艺品的就是山形铸造物。

WEN-JRGS-CWTTH-2

山形铸造物的起源可以追溯到平安时代中期。为了治理山形地方的内乱,源頼義带领军队转战这里,军中恰好有几位铸造职人,发现山形市内的河砂以及周围的土质非常适合制作铸造用的砂模。于是几个铸造职人就留在了这里,山形从此开始有了铸造物。进入江户时代,山形城城主最上义光重新规划了城下町,将铸造职人全部集中在一起,建立了铜町(现在的山形市铜町)。进入明治时期之后,除了一些大型铸造物如梵钟、灯笼等以外,铸铁水壶和茶釜(用来烧茶水的小锅,没有柄)等美术工艺品制造业开始兴盛。

这里的河砂适合做铸物的砂模,使得这一地方的铸造业发展起来,制作铁壶的金属原料却只能依靠其它地方。金属原料非常贵重,在量很少的情况下要合理地规划使用,因此职人在制作砂模的时候倾注了很多的心血,从而产生了“胎薄细腻、胎体优美”的山形铸物。利用高品质的砂模浇铸而成的茶釜和茶壶特别深受茶人和收藏家们的喜爱。直至今日,山形铸物的茶釜产量依然占到了全国总量的百分之八十。

WEN-JRGS-CWTTH-3

这次我们访问的是以制造铁水壶为主的铸造工坊长文堂。我第一次看到长文堂的铁壶是在东京的一家设计品商店。一扫之前对于铁壶粗犷豪放的印象,长文堂的铁壶出奇地简洁、凝练,铸肌(铁壶的表面)细腻优美,没有多余的装饰。长文堂所在的铸物町距离JR山形站约15分钟车程,同一条街上还有其它几间铸造所。曾经的工厂区“铜町”逐渐变成了住宅地,所有使用炉火的铸造工厂都于上世纪七十年代齐齐迁至这里,并将这里更名为“铸物町”。当时这里鳞次栉比地排列着30多家铸造厂,而现在只剩下六家,其中制造铸铁壶和茶釜等生活工艺品的只有长文堂和隔壁的老字号菊地保寿堂这两家了。

WEN-JRGS-CWTTH-4.

1952年创业的长文堂初代是长谷川长六先生。他曾经在别人的铸造厂打工,单干之后专注于制造茶壶。然而拥有自己工坊的梦想尚未实现就抱憾病逝。他的儿子文雄先生接下了父亲的遗愿,创立了长文堂。工坊的名字是从初代“长六”与自己的“文雄”中各取一字组合而成的。而这次前来迎接我们的是文雄先生的儿子、三代目光昭先生。他说自己二十多岁进修于东北艺工大情报设计专业、学习品牌营销和商品策划时还没有想到要继承家业。

WEN-JRGS-CWTTH-5.

“我从15岁开始帮家里打工,负责将融化的铁水倒进铸好的砂模中,我知道做这行有多辛苦,因此一开始不愿意继承。但是另一方面,我又觉得必须得为家里做些什么。大学毕业后,在父亲的请求下,我决定参与铸造。最初我跟着父亲学习了很多。父亲用坩埚溶解铁砂矿的技术非常成功,能制作出纯度很高的铁砂釜。我们还有一些独门技术。但是由于父亲年事已高,我想自己必须快速习得这门技术,于是花了三年时间在隔壁的菊地保寿堂中修行。”

菊地保寿堂是一间有着400年以上历史、制造山形铸物的最古老的店铺,由于和长文堂是邻居,光昭先生才有机会在那里学习。当时菊地保寿堂大量生产茶壶并出口欧洲,光昭先生在那里反复练习收尾、润饰工作,磨砺了技术。

铸造铁壶的工序如果细分可以多达百余步,简单来说就是先制作上下两部分的砂模,包括胴模和底模(对应铁壶的壶身和壶底)。之后制作壶嘴、手柄和关节的模型,并分别埋入铸模本体中。每根壶嘴的铸模都和壶身相搭配,一根一根用心制作。跟茶釜相比,铁壶的壶嘴会多花去一些工时,然而也正是这一部分的造型决定了壶的美感与使用效果。光昭先生说,在这种细节之处铁壶比茶釜更有意思。壶盖的把手部分有花、水果等各式各样的选择,挑选的过程也非常有乐趣。

WEN-JRGS-CWTTH-6.

趁塑造好的胴模没有完全干燥时,将图案、花纹按压在上面。接下来为了让铁壶中间形成中空结构而制作的模具是中子,把中子安置在胴模中,再盖上底模,就组成了一个完整的铸模。外模与中子之间的缝隙就是铁壶的厚度。长文堂出品的铁壶通常有2.5至3毫米厚,其特点是传热很快。

WEN-JRGS-CWTTH-7.

用长柄杓接住从熔炉中流出来的、被加热到1400-1500摄氏度的铁水,将之倒进铸模之中。铁水凝固后打碎铸模,取出铁壶。用过的铸模的砂会被保留下来,反复利用。在长文堂中,通常一个月可以制作40-50个砂模,繁忙期能够制作将近80个砂模。加热的铁水倒进铸模之中的工程是两个半小时内就要完成,因此每月一次的浇铸工作就像是气温、铁水温度和加工速度之间的赛跑。

WEN-JRGS-CWTTH-8.

WEN-JRGS-CWTTH-9.

在收尾工序中,为了让铁壶表面形成氧化膜,不易生锈,会将铁壶放在火上一边烤,一边用刷子涂满漆液,灼烧上色;再将铁锈汁和茶、醋等混合在一起制成铁浆,将铁壶外面全部涂抹一遍,铁壶就完成了。这次我们参观了漆液的烧镀过程。为了让漆能够很好地附着在壶身上,涂刷漆液之前要将铁壶预热到170-180度左右,通过观察漆液受热弹溅的状态,凭感觉判断温度。看着光昭先生娴熟、利落地把漆一层层烧付在壶上,壶表面的观感顿时有了惊人的变化。钝黑的铁器出现了富有层次的光泽。与此同时,在反复烧灼的过程中,壶身上的花纹也愈发凸显出来,铁壶表面变得越来越有立体感。据光昭先生说,这种铁壶的铸肌用的时间越长就越有味道。

WEN-JRGS-CWTTH-10. WEN-JRGS-CWTTH-11.

“我们家从初代起就一直采用这种润饰方式。之后的铁浆也会进行灼烧固定。烧镀的次数是根据每个铁壶不同的铸肌状态来判断的”。据说调制铁浆的茶叶用的是普通的绿茶,用料配比则是长文堂的独家秘方,绝不外传。就像老字号鳗屋里的秘制酱汁一样,后人在古方的基础上进行微调,从数十年前开始一直使用至今。这也是让长文堂铁壶拥有独特细腻风格的秘密。

WEN-JRGS-CWTTH-12.

长文堂的铸造工艺在使用天然工料的同时考虑到材料的重复利用,工艺设计非常合理。用这种铁壶烧出来的热水泡茶,铁元素与茶叶中的单宁反应之后使茶变得更适口、更好喝,自古以来被文人雅士所喜爱。由于壶身十分坚固耐用,能够沿用几代人。另一方面,制作者光昭先生说,制作这些祖父造型设计的铁壶让他感觉意义深远。长文堂铁壶简洁、现代感的风格会让人以为这是三代目光昭先生的设计,殊不知这种造型是从第一代就传承下来的传统风格。

WEN-JRGS-CWTTH-13

“祖父制作的铁壶到现在都还有客人在珍惜地使用。当我仔细观察祖父的设计时,发现这种造型能够简洁地传达出壶肌的美感,真是非常巧妙的设计。因此我会坚持生产祖父设计的铁壶,创新虽然重要,但是祖父的设计现在的客人也很喜欢,好的东西无论过多少年都不会变。壶身上的装饰基本都是松竹梅,既有从祖父那里继承的图案,也有在父亲手中重新组合设计的图案。从很久以前就被人们使用、认可的东西,总是有着说不出的力量。”

今年刚刚去世的父亲经常教导他:“如果一开始的砂模做得不好,浇铸之后无论怎么打磨都不会出好产品。”从祖父到父亲,父亲到自己,从老一辈手里接下来的东西就珍惜地继承下去,然后,让尽可能多的人们知道和使用,在和不同的人交流中把闪光的东西发扬、传承,这就是光昭先生制作产品的基本立场。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