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WEN

Curators of Tradition

- 创新传统 -

02 随着社会发展,传统工艺无疑会成为一种未来资源。

 设计师 原研哉

1

2016年举办的「传统的未来展」。Photo by Courtesy of Nippon Design Center, Inc

 

原研哉先生因MUJI,HOUSE VISION等广泛领域的设计项目而闻名,同时他也经手过许多传统工艺相关的企划。比如,以原先生为首的深泽直人、黑川雅之、小泉诚、松永真、佐藤卓、川上元美、岩崎治等八位日本设计委员会的设计师,与飞弹春庆的匠人们合作,设计了漆器「汤碗」,并以订单生产模式制作了「碗一式」。以及,让人们重新认识从木工、竹编、金工、漆、刀具等工艺品到建筑、旅馆等多面向的日本传统价值,把它们视为未来资源的「传统的未来展」等。原先生创作的作品和主导的这些活动都促使人们回归日本文化的本质。日前,我们采访了原先生,请他谈谈在中国也备受关注的“传统工艺的力量及其可能性”。

2

八位日本著名设计师与飞弹春庆的匠人们合作的「碗一式」。Photo by Courtesy of Nippon Design Center, Inc

 

――首先,请问您对日本传统工艺今后的存在方式有什么见解。

 

以前的工艺品真的做工很好。究其原因,是因为有着历经长时间形成的相当深厚的技术和美的意识。对于这些传统,我一直都抱着敬畏之心。

 

现如今,设计与产业的未来相关联,正在朝着新的方向发展。我把它称为「游动的时代」。「游动」的反义词是「定居」。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现在以流动为常态从事各种活动的人正在不断增加,而这些人对世界的经济文化具有很大的影响力。大约50年前,跨境流动人口只有1亿人左右,而且几乎都是欧美先进国家的富裕层。而现在,包括中东、中国、日本在内,跨境流动人口大约有12亿人。据预计,到2030年跨境流动人口将达到18~20亿人。也就是说,到时世界人口的四分之一将会跨境流动。人们衡量生活的充足感和幸福感的标准也将随之改变。

 

以前,好生活就是住好的房子,附近有好吃的法式料理店或意式料理店,日常使用来自世界各地的出色物品。以后,将不再是这种感觉。因为工作和休假将互相融合,一边周游各国一边展开活动将变得理所当然,所以住所可以小型化。想吃意大利料理就去意大利,想吃印度料理就去印度,想吃中国的辣味料理就去四川。生活将逐渐变得可以真实体会世界的多样性。正因如此,才会有21世纪最大的产业是观光产业的说法。日本现在的观光业给人一种十分廉价的印象。而像法国,虽然GDP不是很高,却在大家心目中占有一席之地。之所以如此,是因为法国给自己的历史及其副产品赋予了最大的价值,并将其展现在世人面前。

 

――也就是说树立了旅游国家的品牌。

 

是的。比如,波尔多葡萄酒非常昂贵,这是建立在成功确立价值等级制度的基础上的。其实味道好坏并没有绝对尺度。葡糖汁发酵而成的饮品中到底哪个更好喝,这应该是取决于个人口味的。然而,大家却都在喝1杯约3万日元的葡萄酒,这是为什么。日本也需要重新认识身边的物品,并把他们转换为「价值」。

 

日本列岛位于亚洲的角落,四面环海,国土的一大半是山,因为是火山地带,所以到处都有温泉,水资源也很丰富。但是,四季的变迁分明且柔和。而且,拥有被认定为世界遗产的日式料理。日本是一个持续了一千多年的统一国家,由此形成的传统和技术的累积也成为非常重要的遗产。但是,明治维新时期曾一度将其舍弃,或者应该说是把传统工艺品之类的东西都送到了当铺里。谷崎润一郎在《阴翳礼赞》中所表达的就是对这种情况的怨念。概括来说就是,日本从西方那里接受了文明,但日本已有自己相对独立的文化,所以只从西方那里学了技术就够了,不需要煤气灯、椅子等的「形状」也都照搬西方。谷崎一直强调应该再次找回日本的传统。我对此也很有共鸣。不过,回首过去也没有意义。现如今,高新技术、通信技术、IOT等如此发达,我们必须去创造未来。当我们有了这种想法,传统工艺无疑就成为了一种未来资源。

3 4

「传统的未来展」。Photo by Courtesy of Nippon Design Center, Inc

 

法国毫无愧色地把1瓶波尔多葡萄酒的售价定为20万日元。反观日本,却因为从江户时代开始就有平民文化,习惯于购买便宜的东西谦卑地生活。可是,如果要在观光产业上与世界竞争,就不得不在某些方面超越自身的谦恭,大胆地创造新的价值。如果就这样什么也不做,日本的传统产业可能会灭绝,而如果努力去改变,也许世界各国的富裕层会成为日本传统产业的赞助商。日常用具可以使用工业制品。而高价的漆器可以用于喜庆之日或用于观赏。全世界都有喜欢这类物品的人。我认为现在是真需要考虑这方面问题的时候了。

 

――就是说要重新给传统工艺赋予价值。

 

与此同时,需要创造合适的场合,以便向世人介绍。现在,我正担任外务省推动的国外宣传文化设施「JAPAN HOUSE」的综合制作人,第一家已经在圣保罗开张,开幕展是「竹子」展览会。宫崎县已故的广岛一夫先生制作的用于日常生活的竹工艺真的是非常精美。这次展览会的展品以他的作品和大分的现代竹工艺作家的作品等为主,在圣保罗非常受欢迎。

5 6

圣保罗的JAPAN HOUSE。Photo by Courtesy of Nippon Design Center, Inc

 

JAPAN HOUSE今后也将在伦敦和洛杉矶展开。当然,JAPAN HOUSE也会展示与高科技、建筑等尖端技术相关的日本,而像这样扎根于传统工艺的展览会也会继续举办。在出售物品的时候,比如把一个小茶壶孤零零放在那里,看的人很难发现它的优点。如果在托盘上,把它与茶叶罐和茶杯放在一起,并大致向大家介绍一下喝茶时怎么使用,那么客人就比较能理解它的优点。为了让对日本毫无印象的人理解日本的趣味,介绍一下整体的过程是非常有必要的。

7

圣保罗的JAPAN HOUSE竹子展。Photo by Courtesy of Nippon Design Center, Inc

 

另外,到访日本的人想要买到好的日本工艺品,并不是那么容易。有真正好东西的店散布在日本各地,不是简单就能找到的。我认为,比如在机场这样的场所,设立展示日本的店铺,应该能发挥很好的作用。现在的机场免税区陈列的都是酒、香烟和化妆品。机场内即便有工艺品,质量也都不太好,只是当作土特产。我想彻底改变这一点,一直在考虑是否可以在机场内开设品质值得信赖的工艺品店。

 

另外还有酒店。在一个能让来自世界各国的人享受的日式空间中,放置工艺品,把它作为家具使用。或者作为酒店的商品销售。希望把新的旅游产业培育成一流的产业,包括日本独特的空间品质和招待等。如果让我和一位有才能的建筑家一起在一个有商业前景的位置建一个最先进的宾馆,那么我需要思考的课题并不单单是前所未有的未来性的东西,而是如何使用传统的东西才能让人感觉舒适、安心。只是想想,就觉得这会是令人激动的有趣的事情。

 

――原先生,你个人想要给后人留下些什么?

 

现代的日本人,已经不再使用竹笊篱了。我一直在思考如何改变这种现状。前几天,我去拜访一个大分县的竹工艺品批发商,结果对方对我说「已经决定不传给下一代了,要在我这一代结束营业」。那家店里有很多美丽的竹工艺,真是太可惜了。另一方面,位于圣达菲的一家面向美国的富裕层出售优质亚洲工艺品画廊,发现了日本的高品质工艺品,并协助其在纽约一带举办个展等,由此逐渐产生了新的市场。比如用竹子编织技术制作而成的工艺品之类的东西,也就是说,由此派生出了类似观赏用的、以竹雕刻的东西,虽然我不太喜欢这些东西,但是销量还挺不错的。如果竹工艺技术能以这种形式展示给世界各地的消费者,并得以保存命脉,那也是一种生存下去的方式。虽说我自己是喜欢日常生活中可以使用的类似竹笊篱的东西。

8

圣保罗的JAPAN HOUSE竹子展。原研哉先生喜欢这类的竹笊篱。Photo by Courtesy of Nippon Design Center, Inc

 

――日本的传统工艺有各种各样的种类总体来看其最大的优点体现在哪方面

 

最大的优点是一直得以传承这一点吧。我喜欢陶瓷器,所以我想好好地整理一下它的存在形式。日本的陶瓷器中,第一类是日本原创的古老陶瓷器「六古窑」。这是一种高温焙烧陶瓷器,不使用釉药,来源于以自由流布在陶器表面的薪灰代替釉药的所谓土器。绳文土器演变成弥生式土器,再演变成须惠器,然后演变成备前烧,就是这样从古时候的土器进化而来的陶器的世界,而不是来自大陆。

 

第二类是来自大陆的陶瓷器。有田、锅岛、九谷都是舶来系。从明朝到清朝的改朝换代时期,趁着乱世,有田模仿了景德镇。不过,此后也创造出了自己的特色。九谷之类也带有日本式的不稳定要素,显得非常有趣。这是一个这类舶来系经过日本式的进化而形成的世界。

 

第三类是茶陶。属于利休从朝鲜的器具中发现的井户茶碗,和由他监制而成的粗陶器等谱系。这是一个朴素幽静之美得以褒扬的陶瓷世界,虽然日本人认为「很厉害」,但是其他国家的人觉得「这么寒酸的东西,哪里好?」。以日本人独特的审美观,从枯淡的风情和扭曲中寻找美感。在茶道的世界中被认为最好的黑乐、濑戸黒、志野、织部,就属于这种茶陶的谱系。

 

第四类是民间艺术。滨田庄司、河合宽次郎、伯纳德·里奇等,也是日本陶艺的谱系。柳宗悦推崇朝鲜陶瓷器的美,这是从一种与茶陶的世界完全不同的观点出发的,但也有其乐趣。换句话说,是一种作者不明、匿名的工艺品之美。

 

第五类是作为工业产品的陶瓷器。工业设计师森林正洋、柳宗理等,在大量生产过程中追求极致品质的世界。价值30万日元的器具很气派,价值数百日元的日用酱油壶也很美。普通百姓买得起的美丽的白瓷饭碗,这样的世界也很重要。

 

第六类是现代陶艺的世界。现代的作家大都有海外经验,会以国际思维方式看待自己制作的物品。黑田泰蔵是在加拿大开始制作陶器的,内田钢一触摸过全世界的土,现居四日市。安藤雅信也有过在印度冥想的时期。大家都明白从日本以外看日本的感觉。这是与备前、织部完全不同的作家所独有的世界。

 

刚才粗略地说了一下就有六个层面的陶瓷器的世界,而有趣的是,在日本这些层面是存在于同一时代的,是并行存在的。也就是说,日本的优势是所有这些都没有中断,都传承到了今天。

 

――也就是说,日本人从小就在日常生活中看过、用过所有这些层面的东西,所以即便不是陶艺家,也自然而然地受到熏陶,有了这样的触觉。

 

是的。日本文化就是因为有日式料理、所有的陶瓷器到今天还用于日常生活中。这一点是日本的优势。

16 photo by Yoshiaki Tsutsui

原研哉先生。photo by Yoshiaki Tsutsui

 

――您对中国的陶瓷器也有兴趣吗?

 

中国的陶瓷器中,我喜欢宋代的青瓷、白瓷。以前,曾有人带我去过景德镇,在那里看到了南宋时代的废品堆积处。烧结时使用的素烧的陶盆和废弃品的碎片堆积在一起,稍微扒开一看,就看到了南宋时代的青瓷的碎片。住在附近的农家,挖掘出了看起来能卖的碎片和废弃品,买这类东西也很有趣。洗一洗,就会发现有些东西非常不错。我喜欢景德镇的碎片市集。在地上铺上布,然后排列出一片片的碎片。总之中国的历史埋藏量很大,我对此非常感兴趣。如果年轻人意识到这一点,挖掘出埋藏着的传统,那么或许会出现什么新东西。

 

――您常去景德镇吗?

 

因工作关系去过几次。因为我是在备前烧的环境下长大的,不太喜欢清代豪华炫丽的陶瓷器。所以起初是不太情愿去的。而且,陶瓷器是遇火就变形的东西,但绝对不会变形就是景德镇的风格(笑)。但是,现在我喜欢上了这样的陶瓷器,景德镇复原古代物品的技术真的非常厉害。那期间,我在一家名为“景德御窑”的公司工作过,这家公司基本上弄清楚了多达约70个工序的古代烧制技术,并用现在的技术进行复原。复原后的物品真的看起来跟古代物品相同。中国的假货很多,但是也掌握着完美复原古代物品的技术。这种技术水平非常高,即便是东洋陶瓷美术馆的人看了也分辨不出来。今后中国也应该会重视观光资源,我想重视这些部分是不错的选择。

 

――景德镇也有生产原先生设计的产品对吧。

 

那是隈研吾先生设计的成都知美术馆开馆时的纪念品,是在景德镇制作的白瓷茶具套装。日本的茶道始于喝白开水,所以设计了纯白的、没有把手的小茶壶,和能让身心得到净化的茶器。也设计了木箱。注入开水后,器皿就会变热,所以需要用布垫着拿,那个布也装进了箱里。因为不是陶艺家的作品,而是作为工业产品制作的,所以我是用纸粘土做出样品,并绘制成图纸后发给景德镇,让他们根据图纸制作。小茶壶曲面的精度把握还挺有难度的。

 

9

由原研哉先生设计、在景德镇制作的小茶壶。Photo by Courtesy of Nippon Design Center, Inc

 

――从中国的陶瓷器中有得到什么启发吗?

 

当然有。临济宗的僧侣顿华先生是我的朋友,每次见面他都会送我景德镇的小茶碗。所以就存了很多。我受此启发,制作了一个家具。有人委托我设计一个可以体验禅道的家用家具,我看着那些白瓷器,慢慢地想出了创意。有时候也会有像这样从传统器具中产生新设计的情况。

10 11

临济宗的僧侣顿华先生送给原研哉先生的景德镇小茶碗。Photos by Courtesy of Nippon Design Center, Inc

12 13

原研哉先生从景德镇白瓷器中受启发而制作的家具。Photos by Courtesy of Nippon Design Center, Inc

 

――都说未来是AI的时代。您认为今后手工制作的意义以及使用这样的器具的意义是什么?

 

我认为今后手工艺品的价值会相对地变高。但是,我也不知道未来会怎么样。或许今后AI技术成熟了,由人完成的就只剩下这种手工制作了(笑)。

 

去年,在意大利举办了「新先史时代」展览会。选取了人类诞生以来制作的100种「道具」,与「100个动词」相匹配后展出。动词是欲望的象征,所以这个展览会可以说是俯瞰人类的「欲望的历史」。结束这个展览会后,我深刻感觉到人类正在迎接制作物品时代的终结。如果以这个展览会为基准,用动词回顾人类在21世纪制作的物品,那些动词就会是「投递」「仿制」「自我组织」「修复」「复原」「再生」等,相当复杂,会是一件非常麻烦的事情。比如说「杀」「煮」之类单纯的行为逐渐消失了。

14 15 Gianluca Di Ioia

去年在意大利举办的展览会「新先史时代」。Photos © Gianluca Di Ioia

 

人类从尼安德特人演化至今,基本没有什么变化。制作石器来杀死动物并剥皮的人和打个榔头建房子的人,实际上没有什么不同。但是,AI时代的人类恐怕会有很大的变化。从人类创造工具的时代转变成工具创造人类的时代。不只是制造和服务,还包括医疗和生物的世界等,我无法想象到底会怎样变化。但是,据说AI会给人类制作食物,人类不工作也能活下去,如果真的成了那样的时代,那么或许人类能制作的也就是「陶瓷器」之类了。人类多样化的智慧也就用来写写诗词,作作画,烧烧陶瓷器。

 

――您是说,动手制作些什么东西会成为人类身份的象征吗?

 

对AI时代评论太过可能不太好,今天就谈到这里吧(笑)。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