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WEN

Artisian Stories

- 匠人故事 -

03 美浓烧/幸兵卫窑 第七代加藤幸兵卫,第八代加藤亮太郎

幸兵卫窑陶瓷器为我们讲述丝绸之路的交流历史

岐阜县的土岐市、多见市、瑞浪市、可见市。这一带是陶瓷器的一大产地,产量占日本全国陶瓷器产量的一半以上。这里出产的陶瓷器被称为“美浓烧”。这一带从1300年前就开始制作陶瓷器,至今依然是繁荣的陶瓷器产地,这得益于其得天独厚的丰饶土地。美浓烧是日本六古窑的一种,随着时代的变迁创造了灰釉陶器、濑戸黒、织部等丰富多彩的陶瓷器,同时诞生了荒川丰藏、加藤卓男、加藤孝造等人间国宝。幸兵卫窑美浓烧的代表窑元之一。第一任加藤幸兵卫于1804年开窑,后为江户城进贡青花瓷餐具,作为御用窑而闻名于世。

WEN-JRGS-01-1

幸兵卫窑的每一代当家都发表了具有独自风格的作品,第五代当家加藤幸兵卫深入研究中国陶瓷,留下了青瓷、青花瓷、彩瓷、天目瓷等众多铭品。上一代当家加藤卓男潜心研究古代波斯陶器,25年来周游中东。并成功再现了曾在伊斯兰国家兴盛一时,此后迅速衰退的梦幻陶瓷“光瓷”。另外,还再现了正仓院宝物奈良三彩等,不拘泥于美浓烧的传统,不断创新,1995年被认定为人间国宝。

WEN-JRGS-01-2

人间国宝加藤卓男的三彩花瓶。

现任的第七代当家加藤幸兵卫先生继承了已故父亲的技能,并发表更加前卫的作品。另外,他的儿子加藤亮太郎先生,潜心制作可以说是当地传统的桃山陶(丰臣秀吉执政时期,用于千利休的茶道等的陶器)。每一代当家不只是连绵不断地继承固有样式,而是都发挥各自的个性,不断制作风格各异的陶瓷器,这是幸兵卫窑与其他历史悠久的窑最大的区别。

WEN-JRGS-01-3

从坐至右分别为加藤卓男、加藤幸兵卫、加藤亮太郎的作品。三代人的作品风格各异。

现任的第七代当家藤幸兵卫先生说,他是看着父亲和祖父制作陶器的情景长大的,所以毫无疑虑地也走上了这条路,从20来岁至50岁后半,一直致力于制作前卫的实物艺术品。

“父亲在88岁时去世了,但是父亲没有想过让我继承“光瓷”。因为我一直随自己的心意坚持自己的风格,所以父亲让我走自己的路。不过,波斯的烧制品,在技术上和东洋的烧制品有很大的不同。不是第三方能光看数据就马上能做到的。而我在大学毕业后不久就做了父亲的助手,对于釉药配方和烧窑方法都已经有所了解。所以,我从内心深处认为自己必须继承。父亲去世的1年前,我开始自己制作光瓷,之后在东京举办了光瓷继承展,展出了父亲和我的作品。那个时候,父亲已经腿脚不方便,没能去东京,不过,我想他也是觉得满足了的。虽然他并没有在口头说过。那次展出是在9月,第二年1月父亲就去世了。继承展是赶在了父亲去世前。”

WEN-JRGS-01-4

正在制作光瓷壁画的第七代当家加藤幸兵卫

当然,这项技术的继承不仅仅是父子之间的事,考虑到烧制物的历史,这也是需要去做的事情。幸兵卫先生现在也与伊朗保持着交流,也在当地开展研讨会、演讲。另外,幸兵卫先生认为,重要的不仅仅是单纯地再现旧物,用现代技术把它发展成更好的东西也很重要。

“以中国为中心的东亚和以埃及、波斯为中心的西亚的烧制物遥相呼应,不过实际上两者的烧成温度是完全不一样的。东洋为1200~1300度,波斯为800~900度。因为西亚地处沙漠地带,黏土的盐分和石灰含量高,所以耐热性较差。但是,烧成温度只有950度左右,那么无论制作的陶器质量多么好,强度还是不够高,容易漏水。因此,父亲选用日本的陶土,并采用先高温烧制,然后进行彩绘,最后再用波斯风格的低温烧制的手法。因此,严格来说,是用了和旧波斯不同的烧制方法,质量比以前更高了。随着时代变迁,烧制物也会蜕变。我从开始制作光瓷也已经有10年了,在此期间在釉药配方和烧结方法等方面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形成了自己风格的光瓷。”

幸兵卫先生的作品,除了独特美学的光瓷,还有实物艺术品一样的三彩和淡青釉等。“三彩的始祖是波斯,传入中国汉代后演变成绿釉,此后成为唐三彩又传回了波斯,在12世纪演变成了波斯三彩。也就是说三彩是丝绸之路交流的代名词般的烧制技法。父亲因为再现了正仓院的奈良三彩,被认定为人类瑰宝,我也时常思考如果是自己会如何制作三彩,用自己的方式努力着。不论是陶艺还是绘画,基本上起初都是从复制古物开始的。然后加入自己的个性。与剑道的“守破离”,即模仿、突破、自创的秘诀相同,起初是模仿技法,然后通过突破、自创的方式蜕变成新的东西。在制作物品的过程中,这样的态度很重要。”

WEN-JRGS-01-5

第七代传入加藤幸兵卫的前卫作品

即便作品风格完全不同,每一代的幸兵卫窑还是有着共同之处,那就是研究亚洲陶器的心。第七代幸兵卫先生的儿子亮太郎先生说,他也同先辈一样,非常关注中国的陶瓷器。

“美浓烧传统的桃山陶,有志野、濑户黑、黄濑户、织部等。志野是中国的青花瓷,濑戸黒是天目瓷,黄瀬户起源于青瓷和三彩。织部源自日本,后受南蛮文化影响演变而成。可以说正是当时的日本陶工们憧憬中国,才诞生了日本特色的烧制物。另外,出于对中国烧制物的高完成度的排斥,才有了歪斜等日本式的美。既有憧憬,也有对抗心。中国和日本的陶艺,是难以分割的。”

幸兵卫窑的画廊内,除了有加藤卓男和历代加藤幸兵卫的作品,还展出着加藤卓男收集的波斯陶器、银膜波斯玻璃等美术品。日本的美浓烧和波斯陶器看起来完全没有关联的,但是看了并列展出的波斯陶器与美浓织部烧的碎片,就会发现日本传统陶瓷美浓织部烧,实际上受到了远在波斯的陶器的影响。在这里,可以感受到波斯、中国、日本来往于丝绸之路的陶艺历史。

不过,亮太郎先生目前制作的陶器主要是学自桃山陶的志野和濑戸黒等。年轻的继承者把目光对准了当地的传统陶器,这是为什么呢?

“刚进京都的工艺大学时,因为陶器对自己来说太过熟悉了,所以并不太感兴趣,当时我是在制作现代美术的实物艺术品等。不过,难得来到了京都,就开始学起了茶道和书道,慢慢学成的时候,美浓烧的本地特色和制作方法、看法等,反倒变得新鲜起来。所以,就回到了老家,开始制作茶碗。”

WEN-JRGS-01-6

亮太郎先生的抹茶茶碗

因为在京都无法采集到适合的陶土,所以倾向于制作形式和装饰前卫的东西。美浓得益于可以在本地采集到陶土,可以在陶土和釉药的素材上多做斟酌,所以保持素材原味的作品比较多。比起装饰,素材更有味道。亮太郎先生说,正是因为发现了素材的魅力,才有了他现在的作品风格。

“年过30后,对茶道开始有切身体会,对茶碗的看法也发生了改变。茶碗既是实物艺术品也是使用的道具,同时还是倒入茶后才算完成的物品。因为出席各种茶会等,使用好茶碗的机会也增多了,鉴赏颜色搭配等的眼力也提高了。目前,我想用现代的感性制作志野、濑戸黒、黄瀬户、织部等传统的东西。现在,美浓烧有80多岁的人间国宝,50~60多岁的也有一些,但是制作正宗桃山陶的40多岁的人很少。美浓烧有各种各样的变奏,但是其中心是桃山陶。曾祖父制作中国陶器,祖父制作波斯陶和三彩等,但是其基础还是桃山陶。不管干什么基础都很重要,爷爷经常说,他在继承幸兵卫窑的同时,也是继承了整个美浓烧。今后时代会不断改变,不能到了我们这一代把芯给丢掉了。

WEN-JRGS-01-7

制作抹茶茶碗中的加藤亮先生

不是把传统技艺单传给一个儿子,而是在珍惜传统的同时,感知时代的氛围,让他们各自作为作家创造独特的风格,这种态度也许就是幸兵卫窑的家风吧。尽管中国陶瓷、光瓷、三彩、青釉、桃山陶的表现方式各异,但是确实是美浓这片从白土诞生出各种风格烧制品的土地特有的丰富感性,让幸兵卫窑可以长久地散发着活力。

WEN-JRGS-01-8

第七代加藤幸兵卫先生和其子加藤亮太郎先生

另外,除了各代当家创造的作品,幸兵卫窑的匠人们制作的作品,也让很多人为之倾倒。作品琳琅满目,既有波斯图案、青釉、彩瓷、金栏等华丽的波斯风格,也有志野、织部等朴实日式风格。乍一看风格各异,实际上都凝聚着丝绸之路的交流历史,蕴含着幸兵卫窑独特的韵味。

WEN-JRGS-01-9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