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WEN

Curators of Tradition

- 创新传统 -

01 带着对手工制作在当今时代的意义的思考,主办这本杂志。

《工艺青花》主编 菅野康晴

我一直想给喜欢工艺的中国朋友们推荐一本杂志。这本杂志名为《工艺青花》,喜爱工艺的日本人都喜欢看。它是大型出版社“新潮社”于2014年11月创刊的,每年定期发行3次,登场人物有花艺师川濑敏郎、陶艺作家乐吉左卫门、安藤雅信、内田钢一、茶道家木村宗慎、建筑家中村好文、漆艺家赤木明登、木艺师三谷龙二、美术史学家金沢百枝、森冈书店的森冈督行等等,执笔阵容强大,都是日本文化界的明星,关注日本工艺的中国人大概都认识。杂志的每一页都有美丽的照片,让读者带着优雅的心情,宛如身在美术馆。文章充满了插花家、茶道家、陶艺家本人、或博物馆相关人员、古董商等专家的思考,让人有种徜徉在知识海洋中的快感。端庄简约的装订更是很好地体现了包括内容在内的杂志整体的手工感。WEN-cxct-01-1

2014年创刊,至今已出版7期。

 

《青花工艺》既没有书籍代码也没有杂志代码,可以说是杂志形式的美丽工艺品。每次限量出版1000本,其中大部分是寄给支付了20000日元年费的会员,不过非会员也能在指定的书店等购买,购买价格为每本12000日元。现在是任何信息都可以瞬间在线获取的时代,所以普遍认为今后的纸制媒体需要具备更高的鉴赏性和艺术性,而这本杂志恰好展现了作为高级品的纸质媒体应有的姿态。

主编是长期在新潮社担任以《艺术新潮》为首的美术、工艺、古董为中心的书籍企划的菅野康晴先生。菅野先生讲述了创办这本杂志的原因,以及对出版编辑、工艺的想法等。

WEN-cxct-01-2

WEN-cxct-01-3

《工艺青花》主编菅野康晴先生。

 

——创办这本杂志的契机是什么?

进入新潮社后,我先是在《艺术新潮》的编辑部呆了15年。之后,转到了出版部,在出版部的5年间,凭着在《艺术新潮》积累的知识和人脉,负责出版工艺或美术相关的书。可以说我一直在做着自己喜欢的工作,只是出版业出现萧条,不得不考虑出版热销作品以及降低成本等。容易热销的美术相关作品,是在国立博物馆等举办的大型展览会的合集。比如,如果有若冲展就出版若冲相关的书。至于成本方面,如果是视觉书就必须减少彩页、降低纸质等。一定程度上我也认可这种做法,并努力去适应这种现状,但是这样并不能让业绩有突破性增长。所以,我一直在思考能不能用别的方法出版工艺和美术的书。

另外还有一点。我从学生时代开始,就很喜欢精装布硬封面的书。虽然当时经济上并不宽裕,想办法在旧书店买到时还是很开心,所以选择出版作为职业。然而,现实是出版那样的书很难。不过,既然当了编辑,我还是想出版自己以前因为喜欢而购买的那种书。所以,我一直以来都在思考有没有出版那种书的办法。

——是怎么说服公司的上层的?

出版社是由营业部、宣传部、销售部、编辑部等组成的,出版杂志或书籍时,需要各部门联动。但是,这次我决定由自己一个人来完成所有相关工作。只是,自己也知道如果由下而上申请,大概是无法实现的。某天,因为某个契机有机会与社长直接对话,就传达了自己的想法,结果社长说“下次把企划书拿来”,之后就直接和社长接触,最后在董事会上获得了通过,确定出版。

——当时有信心收回成本吗?

起初完全没信心。但是,公司也没有给出“出版3期后还是赤字可不行”这样的条件。社长最开始对我说“不是要组成编辑部,你把它作为新事业来做。”所以,虽然是以书为契机开始的,后来以《青花》为核心,设置了画廊空间,用于举办展览会和讲座、销售物品等,业务形式多样。实际上,我们的活动也在年年增加,从去年开始的古董展也意外地聚集了很多人。接受订单、分发作业、寄送作业、销售额回收等一般不是编辑的工作,但是《青花》的这些工作都是我们自己来做的。所以,在公司内部不需要讨论,会议也为零。效率很高(笑)。

WEN-cxct-01-4

最新出版的第7期的目录。

 

WEN-cxct-01-5

每期卷首连载的“世界的布”。附带布的实物。

 

——为什么取名《青花》?

起初是考虑用《观古》这个名字的。但是,中村好文先生非常反对。他认为内容是工艺和古董,却取个这样的名字,太过陈腐了(笑)。所以重新想了一个。《青花》其实也是最初的提案之一。我不喜欢造词,想用已经有的词。而青花在中国和韩国是指染色瓷器,再加上我自己也很喜欢染色的器具和蓝色。另外,即便不明白意思,字本身也好看。就定了这个名字。下一期会刊登皆川明先生的文章,但是出现类似皆川先生的人也不会让人觉得意外。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取名《青花》也是正确选择了。

——简单美丽的文字。

这是唐代初期创立了楷书的中国书法家欧阳询的文字。从他的代表作“九成宫醴泉铭”碑刻中选出的2个字,并请字体设计师冈泽庆秀制作成了标识。起初是想从明惠或光悦的信等日本的书法中找的,后来觉得骨骼结实的书法比较好,就从楷书中找了。按照书法家石川九杨先生的说法,楷书是用毛笔把刻在石头上的文字临摹下来的字体。不是随意手写的表现主义文字,而是临摹雕刻在石头或木头上的字的间接性文字,工艺性很强,也适合这本书。

WEN-cxct-01-6

用中国书法家欧阳询的楷书文字制作了书名《青花》的标识。

 

——封面是布料的,工艺性的装订手法就让人想收藏这本书。

年轻时喜欢购买的古美术书和收藏家的私人版等多采用麻布,所以我们也沿用了。创刊号是带灰色的白色,第2期是深蓝色。之后是白色和蓝色交替。实际上,从最新的第7期开始布的种类不一样了。前6期的封面布料是从书籍用布中选取的。但是,现在布料封面的书很少,可选的布料不多。现在,偶然认识的京都布料店,愿意跟我们合作。第7期使用的是服装用的布料。我也是眼界不够,只知道在书的样本中选,把服装布料也考虑进去,选择范围就大大提高了。第7期是新泻的布料店的布,只有衬里是在京都做的。

——封面的花纹和封底的文字是烫金的

因为需要成本,现在新出版的书几乎没有布料封面的。但是创办《青花》的目的是恢复书的物质性和工艺性。触摸布料和锡箔时,会提醒大家书是“物品”。布纹、锡箔的痕迹会让每一本书都有不同的表情。就像手工制作的器具一样,出版了1000本,却没有完全相同的两本。

WEN-cxct-01-7

第7期的封面。各期的花纹是从当期刊登的物品上原样截取的最像纹样的部分。封面的内页是楮树皮和纸。从封面感知布料的质感后,从内页可以感知纸张本身的质感。

 

——为什么把主题限定在了工艺?

还是因为我自己喜欢。从《艺术新潮》时代开始就有接触现代美术,当时特别喜欢的就是工艺。至今一起工作过的作者中有很多是建筑家、茶道家、陶艺作家、美术史学家、古董商等,除了写作,他们还从事他们的本行。在杂志上无法全面展示他们的本行,所以有了通过实际演示或是通过实物让大家直接感知的想法,有了更加坚定不妥协地介绍他们的工作的想法。

另外,受古道具坂田的坂田和實先生的影响很大。如果没有认识坂田和實先生,也就没有这本杂志了。今后也想好好介绍他所认为的古董。

WEN-cxct-01-8

古董商坂田和實先生,不仅受到菅野先生的尊敬,还深得安藤雅信、现代艺术家的村上隆等很多人的信赖。

 

——坂田先生所认为的古董是怎样的?

坂田先生已经得到了很高的评价,不过世人可能还不怎么了解坂田先生想做的事的本质。不管怎么说,既有的价值观是存在的。即便起初是新物品,一旦普及就成了既有的价值观。变得形骸化、形式化。坂田先生的一贯说法都是“请怀疑那些固化的价值观”。这不是说简单地颠覆就可以。既有的物品也有很多是好的。所以,应该努力找出不为人知却好的物品,把自己认为好的物品与世人认为好的物品放在一起。这样一来,大家就会开始思考。会开始想被认为好的物品是真的好吗,被认为不好的物品是真的不好吗。坂田先生一直在告诉大家这样做的重要性,我也想在这本杂志中这样做。绝不是说被认为好的物品是不行的。只是,并不是只有这些。是想告诉大家世人未知的好的物品还有很多。

——比如说笼统地说“民间艺术”,并不代表只有柳宗悦、柳宗理。

是的。不为人知却好的物品不仅现代有,更古老的物品中也有。《青花》也介绍欧美的物品,希望打破固有的界限,变得不那么界限分明。另外,物品是会留下来的,对吧。千年前的物品至今还留存着。人们可以为此而感动。与这个物品相遇的现代人的心情也,应该有人把它留传下去。

WEN-cxct-01-9

因为东京的古美术商“梨洞”的主人李凤来先生和川濑敏郎先生的关系才有机会编辑的第6期的美丽特集。李朝的器具与花。

 

——有某种感受人把这种想法留传下去很重要?

我年轻的时候,读到某人对某个物品的看法或文章会很感激。感激因为当时有人把它写了下来。很显然人的寿命比物品短。喜欢21世纪的物品的人们,既是工艺的制作者,也是使用者,把他们的话语留传下去是我的工作。因此,虽然这本杂志每期只出版1000本,目标是累计1万本。如果100年后有1万人可以读到这本书,那我就很开心了。

——也包括未来在博物馆的阅读吧。

是的。在编辑时,有意识地选取可以让同一个人反复阅读、让不同时期的很多人阅读的内容。

WEN-cxct-01-10

第7期刊载了从多个视角叙述“生活工艺”的特集。

 

——工艺作家和匠人也是在思考自己的作品在500年后会得到怎样的评价的基础上制作作品的。出版书和杂志也需要这样的视角。

《青花》刊载的内容包括古董和新物品,不过在我心里是没有区别的。比如,数百年前的古董也曾经是新物品。在长久的岁月中,我们现在偶然相遇了。安藤雅信先生制作的器具也是在制作的现在偶然相遇的。这没有什么不同。现代人往往容易忘记这种感觉。接触古董和工艺,可以给自己带来不同于日常的视角。这在人生是很难得的。希望通过这本杂志,能与更多人分享这种想法。

——从作家们身上也能学到很多东西吗?

包括坂田先生在内,《青花》采访的人多数是一个人工作的。也有些是除了手工还借助机械的,不过手工作业的占多数。我思考着现在手工制作物品的意义。机械制作的物品便宜且结实。在生活中使用这样的物品并没有什么不方便的。另一方面,手工制作既没效率也不合理。在这种状况下作家手工制作的意义,以及有人买这样的物品并使用的意义,值得我们思考。

机械制造虽然便利,但是需要量产,因而必须在机械上突入几千万的资金。所以,如果想制作某个物品,是无法立即开始的。如果是手工制作,比如三谷龙二先生,只要有树,当场就可以制作。烧制物虽然也需要窑炉,但是也能当场制作。个人少量生产,意味着守护世界的多样性、工艺的多样性,这是好事。虽然这需要有购买的人才能成立,守护工艺多样性的是手工制作的意义之一。

另一点是人果然是无法合理地生存的。我们会认为一个一个不同的物品、稍微有点偏移的物品是可爱的、令人怜爱的。这可能是对容易统一化的人生的一种反抗。跟作家们一起对话,能感到这些。

他们常常说“真的想赚钱就不会做这个了”。但是,感觉很快乐,也有意义。比如,川濑敏郎先生连采访的安排都要自己做,非常不容易。像川濑先生这样的人,只要他想,完全可以大组织化,但是他拒绝这样做。从他们这种态度中,也可以学到很多。

《青花》的一部分会放在书店直接销售,不过大部分是寄给会员的。因为是限量1000本,所以读者也是1000人。虽然少,但是小量发行也有它的价值。这是工艺作家们、画廊和古董商等个人商店的大家的日常做法。

WEN-cxct-01-11

每期都会刊载茶室等建筑相关的文章。

 

——今后想通过《青花》传递自己学到的东西。

是的。另外,想刷新古董这个词和概念。古董这个词总让人感觉狂热和陈旧。古董店的人也是使用古美术这个词,而不喜欢用古董。我希望能让大家重新认识古董,改变对古董的看法,不再把古董当陈旧的物品,而是看成人活着的动力。也不再使用古美术这个词,而是直接用古董这个词。

——古董也有很多不是高价品而是能在日常生活中使用的物品。

在思考古董的优点时,会连带着思考旧物品为什么是好东西。人会被古物吸引,是因为它们经历的时间让它们看起来与其他物品不同。包括长岗贤明先生的“Long Life Design”在内,这种想法在传播着,希望读者把《青花》作为这种想法之一。绝对不属于狂热的兴趣之类的范畴。

WEN-cxct-01-12

能在这本杂志中看到绝对无法在美术馆的展览会等上看到的、古董商和个人所有的茶道具和古美术等贵重物品。
从古时候就和中国古董关系密切的茧山龙泉堂的文章等也很有趣味。

 

——海外的人也能成为《青花》的会员吗?

海外的人也能成为会员,但是需要另付邮寄费。现在也有加拿大、香港、韩国的会员。

——日本的工艺领域,年轻的个人作家在增加,但是传统工艺的产地正在凋敝。你怎么看这个现状?

走进生活风格商店等,会看到店里摆放着很多个人作家的器具等,我想这是一个好现象。这说明存在一定数量想要制作物品的人。学习美术的人,在以前朝着绘画和雕塑等方向发展的人很多,但是现在朝着工艺方向发展的人在增加。但是,这样的个人作家,是从产地购买土地等素材和道具等的。所以,产地没有了,个人作家会很困扰。比如,茅草屋匠人中也有年轻人,但是制作修剪芒草的剪刀的老铁匠,现在1个也没有了。整个业界必须作为一个课题来好好考虑成就工艺的素材、道具等基础部分。

——很多人也说日本的美不是艺术之美而是工艺之美,有必要进一步提高对工艺和匠人的认识。

什么是工艺。我认为首先是“由人手工制作的道具”。猴子、鸟也能制作道具。但是,只有人制作的道具是考虑了“美感”的。从旧石器时代的石斧开始就是这样。比如,虽然没有实用性,却是左右对称的,只有人会追求道具的美。区别人和动物的方式很多,比如语言和宗教等,而工艺也是区别人和动物的根据。具备美感的道具,是人的根源性的部分。或许可以把人成为“工艺性动物”。这样一想,现在做的事业也是很有意义的。由此可以思考工艺,也就是思考人。

●(采访=Sauser Miho美帆)

WEN-cxct-01-13

版权页上有序列号。我的会员号是847,所以每次寄来的书,序列号也是847。书印刷出来后,菅野先生会亲自给每一本盖上1到1000其中之一的序号印。印泥是深蓝色的。数字的字体是染色家望月通阳先生设计的。像名片似的会员证是羊皮纸质的。

 

WEN-cxct-01-14

《工艺青花》的编辑部位于新潮社的旧仓库的1楼,是书籍和邮寄物归类作业场的角落里的一个小房间。编辑是菅野先生和一个自由编辑两个人。在距离公司步行5分钟的地方租了一个小画廊场地,老房子专修用的。有时会在那里举办展览会或者讲座等的活动。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