匠心 · 美成生活

Company Express

- 文化活动 -

世界木匠中川周士在上海千匠文化

 

WHHD-DJYJ-ZCZS-1

「木叶型」尖角香槟桶以高雅的使用体验获得法国唐培里侬官方指定,2010-2012年甚至在中川周士自己的工坊里也买不到。


 

 

用「世界木匠」定义中川周士先生,相信没有人会反对。

 

中川周士出生于木工世家,他是第三代传人,他的父亲中川清司先生是「人间国宝」,站在这样高的起点上,周士先生对木艺的继承和发展是否有新的可能性?

 

WHHD-DJYJ-ZCZS-2

中川周士先生在千匠文化。

 

祖父龟一制作的木器,多数还是日常生活用品,随着工业时代的来临,木作逐步地退出了生活的主场,到父亲清司,开始摸索如何制作美术工艺品的木桶,由于杰出的贡献,2001年他被认定为国家重要无形文化遗产传承人(人间国宝)。

 

WHHD-DJYJ-ZCZS-3

左图:祖父龟一和父亲清司,右图:父亲清司和周士。一样的位置和联结,不一样的时代和传递。


周士先生9岁开始亲近木作,在堆满工具和刨花的工坊,小小周士就十分熟悉各样木材的气味、上百种工具的功能,周士先生说:“我的玩具就是这些刨子,我的零食就是各种木片。真的,把清新的高野槙放在嘴里嚼,有着特别的芳香味道。”

 

WHHD-DJYJ-ZCZS-4-1

工坊里有各式各样的工具,各式各样的木材。「中川木工艺」使用日本品格最高的木材,比如高野山的金松,尾张德川家族御用林中出产的木曽桧。

 

WHHD-DJYJ-ZCZS-4-2

周士先生用新刨下来的木曽桧的木屑,泡冰水给大家品尝,一大口清新的森林原木气息!photo by ALLEN WANG

 

中川周士先生在美术大学读雕刻科,专注铁的现代美术,大学毕业后进入父亲的工坊工作,平时是木工匠人,周末则创作现代美术,一直从事物品的制作。2003年独立,在滋贺县成立了自己的工房「中川木工艺比良工房」。

 

周士先生在7月7日、8日上海开幕展览上发表了四场演讲,回答了不下60个问题,面对来自各界的观众一遍遍地进行木工演示——我们很欣慰所发生的一切。迎纳、欣赏、理解一位丰富的匠人,他带给我们的意义不仅是手上的技艺更是精神的建树。

 

WHHD-DJYJ-ZCZS-5-2

 
「中川周士 木工灵感」讲座现场。

 

WHHD-DJYJ-ZCZS-5-4

WHHD-DJYJ-ZCZS-5-5

现场展示。photo by ALLEN WANG

 

检索中川周士先生作品的坐标系,有不少值得惊叹的标记:2010年“木叶型”木桶由唐培里侬官方指定为定制香槟桶,2011年起连续在米兰、巴黎举办展览,2013年、2014年三度与杉本博司先生合作艺术项目,2015年在全球排名前三的画廊巴黎L’ESPRITD’ARTISAN举办展览,2016年作品由英国V&A博物馆收藏,2017年作品由巴黎装饰美术馆收藏,同年参加 Loewe Craft Prize 决赛。

 

WHHD-DJYJ-ZCZS-6

木凳作品由英国V&A博物馆、巴黎装饰美术馆永久收藏。 

 

WHHD-DJYJ-ZCZS-7

与摄影师、建筑家、艺术家杉本博司合作,将八个木桶连接在一起,高达2米,里面装LED灯,在天花板上看见美丽光环。“杉本博司以纽约为据点,是从事从照片到建筑的架构工作的艺术家,他那种磨练得几乎完美的感觉很有冲击性。”周士先生说。

 

WHHD-DJYJ-ZCZS-8
WHHD-DJYJ-ZCZS-9


与杉本博司先生合作的另一个项目,威尼斯双年展「玻璃茶室」。人物:左为杉本博司,右为武者小路千家千宗屋。木茶道具:中川周士作品。

 

木匠中川周士的合作伙伴多是艺术家和设计师,但他把自己定位成匠人。“艺术家没有继承人,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艺术注重以自己的表现为起点的原创性。即便是某个艺术家的孩子,如果和父母做同样的事,也会被认为是假的。正因为如此,才有独一无二的价值。但是,工艺中处理的素材和技术实在太广太深了,用一生去探索也还是太短,所以才会代代相传。我认为应该更看重这其中的价值。”中川周士先生和我们分享作为匠人的他,与艺术家合作多年的真切感受:“艺术是利己,工艺是利他,匠人是把他者融入到自我世界。”

 

现场一位观众提问:“您超越了父亲吗?”中川周士说:“2003年我独立时,就超越了父亲。但在以后的制作时间里,我才认识到父亲的伟大。他对树木的性质的理解,真是可以用伟大来形容,我更要努力。”

 

WHHD-DJYJ-ZCZS-10

 
与nendo佐藤大先生合作设计了一系列“一个箍”的酒器、花器,这是一个极大的突破。通常木桶必须使用2-3个箍,但在这个创作中,中川先生最终运用杠杆原理,保留了设计以及功能的完美突破。中川先生说:“传统和新设计、传统和高科技是互相扶持的关系。”

WHHD-DJYJ-ZCZS-11

 
深色木块为珍贵的「神代杉」,是在地下被火山灰封存2000年左右的杉木。该作品形成时间跨度与自然联结的新的冲击。

 

 

在父亲的时期京都有250个木工坊,到周士时只有4个(严格说只有3个,他的一位学徒独立出去了),周士先生非常想把木桶的技艺传承下去,他不担心制作香槟桶的技艺外泄,他非常担心随着工匠的减少,“这些代代相传的哲学和精神就会消失”。因此他积极地与设计师和艺术家展开合作,比如唐培里侬将他的木桶指定为定制品后,需求本来已趋消减的传统木桶反而越卖越多,迄今已经是需要至少预定三个月才可以到货的产品,不夸张地说,全世界都在排队等候这只香槟桶。“香槟桶适应了新的环境,渐渐地被更多人所需,这是让持续了800年木桶艺术不断地进化让我受到的启发。”中川先生说。他每年和一位世界影响力的艺术家和设计师合作,已经五年多了,周士先生想把木桶工艺再传50年、100年。“和设计师的合作不仅是让作品变得更美丽,也能让技术进步。”

 

WHHD-DJYJ-ZCZS-12

 
四角形香槟桶。中川周士:“木桶通过被称为箍的环连接多个木片的方式制作,这其中包含了工匠代代相传的许多智慧。”

 

“意识形态与宗教、历史、文化相关,而工艺跟宗教、意识形态却没有那么紧密的关联。家具是所有人都会使用的。工艺所支撑的是生活,可以给人带来平和的联系,它可以超过宗教、意识形态,让全世界的人可以平和地联系在一起。”木匠中川周士热爱木桶的制作,就像他敏锐丰富的人生,顺应着自然万物的启发和更迭,他不断地改变着内心的容量,也改变着传统木桶的新生的命运。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