匠心 · 美成生活

Company Express

- 文化活动 -

和长谷川光昭先生在一起

WHHD-DJYJ-CWT-1

展示会开始的前一天,长谷川光昭先生和夫人抵达了上海,我们开始紧密的排练。光昭先生对展出的每一只铁壶进行了创作思想、工艺技法、材料运用的阐释,我们与光昭先生详尽交流了中国观众提出的一些问题,一起确认布展现场,反复排练讲座流程……从这些工作中,立即能感受到长谷川光昭先生的沉静和认真。

WHHD-DJYJ-CWT-2

9月22日晚上,千匠文化团队和光昭先生及夫人一起彩排。光昭先生和夫人身形高挑俊朗,衣着简洁而很有细节——日本东北的山形县很不容易到达,光昭先生和夫人的纯净与专注,似乎和“匠人”的特质以及山形县的淳朴自然,是浑然交融在一起的。

WHHD-DJYJ-CWT-3

千匠文化至今已举办了七届“大匠云集展”,陆续推出了日本陶艺、茶道、染织、锡器等领域十分具有标杆性的匠人和作品,在和大师们的接触中,我们尤其感到匠人的本质:专注做事,不善言辞,有着坚定的底线。即便日本匠人希望在中国市场有更大的发展,但不会一味迎合市场,他们最关注的是对作品的尊重和理解,没有对“人”和“物”的尊重,匠人会谢绝利益诱惑。

WHHD-DJYJ-CWT-4

WHHD-DJYJ-CWT-5

在与光昭先生学习的三天里,我们对铁壶知识有进一步的扩展。长文堂的每一把壶都是一个丰盛的天地,承载了三代匠人持续的精进。我们很强烈地理解了,为什么挚爱铁壶的人们对它的情感是如此痴迷。无外乎以下三点:

 

一、时间的味道

制作铁壶必是代代相传的世家,而铁壶本身低调闪耀的,是一种从大地来的历史,和通向未来几十年(而100%砂铁铁壶则可以传承数代人)的隽永味道,它与我们的生活方式亲密交语,仿佛是人生旅途里的一位伴侣。

 

WHHD-DJYJ-CWT-6

WHHD-DJYJ-CWT-7

长文堂砂铁铁壶,历经三代人持续的精进,技艺高超的长谷川光昭先生一年也只能制作不超过10把砂铁铁壶。砂铁是父辈保存了十多年的原材料,而现在,这种砂铁材料非常罕见了。砂铁铁壶不仅因为原材料珍贵,也因为制作难度非常高,一般成品率为20%-30%,所以更显珍稀。

 

二、个性化的趣味

长文堂的每一把壶,都是“独一无二”的,因为每一个模具在完成塑形后即被打破,即便是创作方案相同的一类壶,因着手作刻模和浇筑节奏的变化,会显出“就此一件”的气质。选中自己喜欢的器形,心仪着壶身别致的传统纹样,或繁复或古典或简约或人文,收藏它,成为自身对照风月、关爱生活的密友。

WHHD-DJYJ-CWT-8

WHHD-DJYJ-CWT-9

WHHD-DJYJ-CWT-10

长文堂铁壶具备传统优雅的品位,从器形到纹样,个个精美,独一无二。纹样有唐狮子、百宝袋、多子榴、松竹梅、富士樱、八方蟹……高古与雅致并存。

WHHD-DJYJ-CWT-11

这是一把极富把玩意味的铁壶,大小刚刚适合1-2人喝茶用,用典颇有意趣。在日本有一则悠久的童话故事,狸猫会变身,一次它变成了一个非常漂亮的茶壶,被一位喜欢喝茶的和尚买下,和尚把茶壶放上火炉烧水,火越来越旺,狸猫终于忍不住叫了起来:“痛啊!痛啊!”然后变身回去,露出尾巴逃跑了。这一把铁壶造型精美、刻画栩栩如生,仿佛听闻到正在变身的狸猫的叫声。

 

三、上升的价值

把玩铁壶之余,它的收藏价值毋庸置疑。长文堂是山形铸物的代表铁壶品牌,精工,物稀,尤其是砂铁铁壶(当世能生产100%砂铁铁壶的仅余长文堂了),向来被称为“古董级的铁壶”,随着砂铁材料的日渐稀罕,和匠人大家的断层,铁壶的市场价值一路走高。

WHHD-DJYJ-CWT-12

在两天的展示会上,长文堂铁壶受到中国用户极大的喜爱。我们收到很多朋友感人的分享,这是其中一位老师的话:“今天下午我早来了有点累,一个人坐在二楼休息,长谷川先生进来了打了个招呼,也静静地坐在那准备稿子,那一刻我就觉得氛围很舒服,各自做着各自的事,却没平时和陌生人在一起的尴尬。后来我先生上楼来,第一句话就说他看中了两把壶,让我等会去看一下。哈哈,这大概就是我们夫妻和他的缘分。”(by范女士)

WHHD-DJYJ-CWT-13

WHHD-DJYJ-CWT-14

图片摄影:老兆潮

返回